雷雨的人物的性格分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7日

  雷雨的人物的性格阐发_文学_高档教育_教育专区。凶狠狡诈的伪君子——周朴园 隐忍者的悲哀——鲁侍萍 为爱疯狂的女子——繁漪 怯懦者,无私鬼——周萍 淤水塘边的癞蛤蟆——鲁贵 固执坦率的真脾气——鲁大海 最无辜的受害者——四凤和周冲

  《雷雨》的性格阐发 《雷雨》 里这几个在灭亡边缘盘桓的脚色,其实都有着对生命的无限巴望和 追求,只是他们在命运的冲突里偏离了原有的轨道,最终,泪水和疾苦是免不了 交错相濡的。可是,关于那些爱与恨的矛盾纠缠,也许会由于这些灭亡而被我们 豁然吧。 人与人的交往就比如一只刺猬,总需要连结必然距离来侵占的。或生或死, 或矛盾或同一,总有一些关系,一些豪情,一直纠结不清的。 凶狠狡诈的伪君子 ——周朴园篇 周朴园是一个带有稠密的封建性的本钱家, 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里统治势 力的代表, 他生成地带有封建阶层和资产阶层的两重性,他较早地接触了资产阶 级文明,曾到德国留学,以至接管过其时风行的社会思潮。以其留学的履历和后 来的经济地位而言, 他本应成长为一个典型的资产阶层式的人物,但他却转化为 一个封建性很强的资产阶层人物。他自认为“我的家庭是我认为最完美,最有秩 序的家庭,我的儿子我也认为都是健全的后辈,我教育出来的孩子,我毫不愿叫 任何人说他们一点闲话的。”在他的身上,人们更多地嗅到了一种封建遗老的气 息。他贪婪、残忍、唯利是图,“只需能弄到钱”“什么也做得出来”。他概况 上不苟言笑,现实上是极凶狠狡诈的伪君子。他行为放肆放任,道德沦丧。 在周朴园复杂的人物关系中,最凸起的就是他的伪善、专横和冷漠。 30 年前,周朴园为了和一个门当户对的阔蜜斯成婚,把蒙受他侮辱、毒害 并为他生了两个孩子的丫头侍萍,在大年三十晚上,硬是从家里赶了出来。无依 无靠、穷途末路的侍萍急得没法,只好跳河。跳河而又不死,连孩子也被救起。 尔后侍萍再也没有出此刻周朴园的面前,于是周朴园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曾经死 了。在这些年间,周朴园并非完全淡忘了这个已经倾慕过的女人,他记得她的生 日,她不克不及在炎天开窗,收藏着阿谁绣着梅花的衬衫等等。在这些各种中,我几 乎要错认为周朴园其实是一个重豪情的人,而当周朴园晓得面前的就是鲁侍萍 时,他顿时一反之前密意纪念的语气,突然峻厉地问道:“你来干什么?”“谁 指使你来的?”单从这两句问话中,便推翻了我之前的理解。他简直纪念阿谁带 给过本人温暖的女人,但前提是在旧事对他此刻的地位、声誉、好处不形成要挟 下,他尽能够去回想前情,一旦旧事对他的名望地位和“最完美的家庭”形成直 接的现实要挟时,他那伪君子面具下的丑恶嘴脸就真相大白了。有了这个“怀 念”, 不单没有恍惚周朴园的性格特征,反而通过前后反差加深了对伪善性的表 现。在他已解除了一切的惊骇和顾虑。于是他就剥去了一切的伪装,光秃秃地露 出了他的底细。所以他终究说出了一句无情无义的话“好!痛利落索性快的!你此刻 要几多吧!”这句话充满铜臭气的话将他卑劣丑恶的魂灵揭露无遗。而他欠侍萍 的,是他穷尽家财也无法填补的。 在看待本人的老婆蘩漪的时候,周朴园也是如斯。他口口声声地说蘩漪 有病,让她喝药、请大夫来。概况上是一个丈夫对老婆的体谅和关怀,本色上却 是本人骨子里的专横使然。在家庭糊口中,他是一个封建暴君。他十分注重本人 家庭的次序和本人在家庭中君临一切的地位,专横独断,唯我独尊,他的看法就 是法令。蘩漪再三强调本人没有病,但周朴园不答应本人的权势巨子遭到挑战,坚定 认为她有病,并且病得不轻,强迫她喝药、看大夫,接管本人的所有放置。他就 像一个高屋建瓴的主, 批示着伏在他脚下的人们。 蘩漪对周萍说: “你们的祖父, 叔祖,同你们的好父亲,偷偷做出很多恐怖的工作,外表仍是一副道德面目面貌,慈 善家”, “你父亲是第一个伪君子”。 这些都是对周朴园最实在、 最贴切的描述。 周朴园千万想不到的是,阿谁带领工人罢工,和本人对着干的鲁大海恰是本人 的亲生儿子。鲁大海毫无保留地揭露了他的贪婪、冷漠、唯利是图。鲁大海对周 朴园,怀着极端强烈的憎恶。这不只是他一小我的家对头恨,而是阶层的仇恨。 周朴园在哈尔滨修一座江桥, 居心让江桥出险, 使几千个工人丧生。 他是承包商, 从每个工人身上扣二百块钱。 周朴园就是如许发了一笔绝子绝孙的昧心财,从此 他才阔起来。这种那别人的生命当儿戏,靠牺牲别人的血肉之躯来享乐的人,何 来道德?何来人道?用严峻一点的话来说,周朴园几乎不是一小我。 隐忍者的悲哀 ——鲁侍萍篇 侍萍作为一个旧时代的基层妇女, 她的人生已被分成两部门: 一半属于丈夫; 一半属于儿女。 她但愿在默默无私地为他人奉献中获得对方的关爱与理解,从而 确证本人具有的价值。然而侍萍命运的悲剧性却让这汪纯净的生命之泉慢慢干 涸,直至干涸。 少女时代的侍萍与周家少爷周朴园定情,并为他生下两个儿子。然而周朴园 狠心的抛弃扑灭了少女的恋爱之梦, 失贞的耻辱永久地断送了侍萍通过婚姻可能 获得幸福的人生坦途。因而,她失望于恋爱,也得到了追求恋爱的权力。这段感 情令她受尽熬煎,背负着失德的十字架艰难前行。能够必定地说,周朴园的变节 完全扑灭了少女婢萍的“纯挚”。 没有了恋爱,余下的就是必老生存的现实。侍萍遇人不善地嫁了两次,与鲁 贵的连系明显也不是幸福的。鲁贵鄙贱失贞的侍萍,待其如仆众般呼喊怒斥,侍 萍只能以缄默来拒斥这个她极端厌恶的汉子。因而,被迫选择的婚姻也没有结侍 萍带来解脱, 相反只是在一次次廉价的自卖中踩踏着作为人的威严。前半生的侍 萍最诚挚地奉献过恋爱,却遭到背弃;试图运营家庭,却倍受蔑视。繁重的现实 际遇使她逐步丧失了爱人的能力,侍萍生命的一半早早地枯萎了。 中年的侍萍悉心于照顾儿女,作为一个母亲,她关爱着本人的孩子,她老是 竭尽全力地张开羽翼为儿女们这风挡雨。 她毫无保留地将后半生的幸福押在儿女 的报答上。 然而命运之神所放置的“报答”却完全击垮了这个善良的母亲。面临 长大成人的长子周萍, 侍萍的隐忍与欣慰矛盾交错,只一句“我是——你打的这 小我的妈。 ”将母亲想认而又不克不及认子的悲哀浓缩到无尽的心灵空间中,侍萍清 楚地认识到她曾经永久地得到了这个儿子。发展在两个分歧家庭,代表着两个截 然对立阶层的兄弟周萍与鲁大海之间必然的阶层冲突又让侍萍在“手心手背都 是肉”的矛盾中备受煎熬,心力交瘁。可是命运还在步步紧逼这个浑身疮伤、苦 难极重繁重的母亲, 向她催讨三十年前的“旧账”。女儿四风与异父兄长周萍的 令侍萍猝不及防,前半生的“罪恶”由此将她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虽然待萍以 最大的勇气独自吞咽着儿女们为她酿制的苦酒, 一场势不成挡的大雷雨摧毁了一 切, 侍萍完全得到了生命仅有的支持。若是说前半生得到恋爱的侍萍还能麻痹地 保存,后半生得到亲情的侍萍则一贫如洗,她所奉献出的都成为前半生的赎罪, 完全失望的侍萍别无选择地疯狂了。 活生生的侍萍在命运放置下逐渐走向死寂的绝境。她缄默的人生具有 最大的包涵性:她自始至终地关爱他人,以最大限度忍耐别人给她形成的 危险,不竭退让地守着生命的底线。戏剧大师曹禺将所有磨难集中于侍萍 一身,也许意义正在于证明:人必然会经刻苦难,即便她默默无闻。面临 磨难,人无法选择,只要去面临、去接管。 为爱疯狂的女子 ——繁漪篇 剧中,蘩漪在双重的悲剧冲突中走完她心灵的全数过程。周朴园待她,以一 个封建家长的姿势来统治这奴隶般的老婆,从他逼她“喝药”这个典型的戏剧动 作能够看出, 没有人能够违背周朴园的号令。 如许的精力熬煎与压制与蘩漪在 “五 四”个性解放思惟影响下追求自在的心相抵当,最终使她追求自在同党被折断。 周萍背弃恋爱的行为,又使这位要求脱节封建压迫的女性在恋爱追求中蒙受抛 弃,再一次陷入失望的悲剧。她在剧中的贯穿动作,即是抓住周萍不放,她掉臂 一切地追求周萍的恋爱,悍然不顾地抵挡与报仇,对糊口与恋爱热切巴望。恰是 在这个女性的精力醒觉与所迸发出的力量,在“最残酷的爱和最不忍的恨”的性 格交错中,她的心里向病态成长。当爱变成恨,强硬变成疯狂,面临周萍的灭亡 时,她若何能不疯,不疯又若何糊口下去,如许一个可恨又可怜的女子。 这双重的冲击与疾苦,使蘩漪成为一个忧伤阴鸷,最“雷雨”性格的女性。 她具有行为上很多的矛盾,但没有一个矛盾不是极端的。在曹禺本人眼中, “蘩 漪”是个最动听同情的女人。她不悔改,她如一匹执拗的马,毫不犹疑地踏着艰 难的老道,她抓住了周萍不罢休,想重拾起一堆破裂的梦而救出本人,但这条路 也引向灭亡。究竟, “宇宙正像一口残酷的井,落在里面,如何呼号也难逃脱这 暗中的坑。 ” 此外,她在周冲面前又无时无刻不透露着她作为母亲的慈爱,她劝周冲打 消娶四凤的念头, 她大白本人的儿子过分无邪,认为本人能够不从命周朴园的命 令, 究竟是要失望的。 在与周萍的恋爱和与周冲真诚的亲情之间, 她没法子, 她最终选择甘愿跟着周萍走, 也不要留在周家,甘愿打破在周冲心目中的慈母形 象,她也想追求恋爱,她的心里是煎熬的,导致她的性格的复杂性。看待本人的 情敌四凤,她虚假又傲慢,她通过侍萍将四凤赶出周家,她嫉妒四凤,那些本人 做不到的或者说不克不及做的,四凤却能。她对本人潜在的情敌侍萍,能够说是有着 同病相怜的怜悯, 她大白周朴园这种人是不会有爱的,因而侍萍作为家丁终将被 丢弃,而本人也是永久无法获得他的爱,同样可悲。 然而她能怪谁,只能怪生在这时代的倒霉,怪这命运的残忍与冷漠,使她不 得不沉溺堕落到周朴园如许的家庭中。也许她本是一个暖和又充满但愿的女子,和她 的儿子一样已经充满了胡想, 然而周园的光阴磨去了她的光泽,使她暗淡地堕入 地狱中去。她的悲剧命运恰好明示着“五四”当前资产阶层女性纯真追求个性自 由与解放必然失败的命运。 怯懦者,无私鬼 ——周萍篇 怯懦胆怯、犹疑不定、充满矛盾又但愿获得解救是《雷雨》中周萍的最大的 性格特点。下面具体来阐发周萍的性格。 他是怯懦的,是一个胆怯鬼,在这一点上他永久配不上繁漪。可是,他从小糊口 在周第宅如许一个封建的大师庭,遭到父亲周朴园专横的压制,使他永久苟活在 父亲的暗影下。他对父亲唯命是从,父亲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当周朴园逼 繁漪喝药时,要他跪下,他犹疑着,就要跪下。父亲在他的心里,是一个偶像, 即便父亲的强硬冷漠他也喜好, 由于那是他没有的, 任何人都不克不及侮辱他的父亲。 当鲁大海大骂周朴园时,他打了鲁大海,他说: “可是这小我不应当乱侮辱父亲 的名望” 。他不敢反面面临他和繁漪的关系,也不敢认可与四凤的情意。当无法 承受时,他选择的是一小我逃离,即便最初没有成功。他和四凤被发觉后,他要 三更分开。 他说: 我突然想起今天夜晚两点半钟有一趟车, “ 我准备此刻就走” 。 就像鲁大海说的,他此刻和四凤一路,可是会听他父亲的话,丢弃四凤而最初娶 一个门当户对的阔蜜斯。他是上海的缩影,也是阿谁时代的缩影,是新旧友替的 时代的牺牲品。 由于怯懦, 所以犹疑不定。 他不断无法判断和繁漪竣事这段见不得人的 “鬼” 的关系,无法坚定地分开这个让他搅扰的家,他想要获得解救,恰赶上了四凤。 四凤的芳华纯正恰是他所渴求的,又燃起了他心里对爱的神驰。可是,因为身份 的缘由,他也不克不及名正言顺地追求四凤,又有周冲夹在两头。他是无私的,为了 使本人获得解救而追求四凤,却要独自一人逃离。 他也是一个矛盾的调集体。他对于他的父亲有一种敬重,不敢违背他的话,他在 这个家庭中也是十分压制的,不然不成能和本人的后母发生豪情。然而,四凤的 呈现,让他感受到了生气,芳华——他死力巴望的工具。他想脱节繁漪对他的干 扰,他想分开这个压制的家,他想要自在的糊口,因而他决定分开这个家,由此 能够看出他仍是一个不敢面临问题,死力逃避坚苦的人。这在四凤触电死了之后 他开枪他杀中能够看出来。他无法面临这些冲击,只要选择逃避。在他心里,只 有无尽的追悔, 永久在懊悔本人畴前直觉做出的错事,把一切罪恶都揽到本人身 上。萍说(疾苦地)“你莫非不晓得这种关系谁听着都厌恶么?你大白我每天喝 : 酒混闹就由于本人恨,--恨我本人么?”他经常喝酒,他恨本人,但愿获得解 脱,可是不断无法下定决心。他在本人的心和伦理道德边盘桓,他感觉对不起父 亲。 如“萍 (冷冷地)若是你认为你不是父亲的老婆,我本人还认可我是我父 亲的儿子” 。东窗事发后终究决定和四凤私奔,是他矛盾的迸发。他想自我解救, 却一直在沦亡。 淤水塘边的癞蛤蟆 ——鲁贵篇 《雷雨》 中鲁贵是一个塑造得相当成功的人物抽象。曹禺用精妙的言语为我们 绘声绘色地描绘了一个趋炎附势、惟利是图的小人抽象。 第一幕中有如许的舞台申明——“他的背略有点佝偻,似乎永久欠着身子向 他的仆人承诺着‘是’。他的眼睛锐利,常常贪婪地窥视着,他如一只狼,他很 能计较的??”这寥寥几笔描写便让读者如见其人。透过他的表面,我们也能够 看出他的心里。 为了有钱去满足私欲, 鲁贵时常强逼女儿把钱拿出来让他去赌,以至把鲁大 海每个月寄给鲁妈用的钱也偷偷花光。 后出处于鲁大海顶嘴了周朴园导致他和四 凤被周第宅辞退时,他便在家破口大骂;而当鲁大海把枪拿出来要和他拼命时, 他又赶忙认错。这一切不正反映出他欺善怕恶的性格吗? 鲁贵只图钱,底子不关怀任何人,以至包罗女儿四凤,他把四凤看成本人的 的一棵钱树子。当他晓得周太太和大少爷的暧昧关系时,先是装疯卖傻,尔后来 他被赶出周第宅, 就把这看成前提向周太太提出了他无耻的要求。鲁贵厚颜无耻 地对四凤说“这世界上没有一小我靠得住,只要钱是真的。唉,恰恰你同你母亲 不晓得钱的益处”,面临女儿的消失,他以至“感觉小题大做”,“烦恶地皱着 眉毛说‘不要管她,她一会儿就会回家’”。由此可见,鲁贵最初的一点人道也 得到了。 鲁贵的结局是“一天晚上喝酒喝得太多,死了”。能够说,他至死都没有忘 记过物质享受,而且是在本人所追求的享乐中灭亡。难怪作者称之为“淤水塘边 的癞蛤蟆”。 鲁贵的人生值得我们深思。面临如许一个心灵被金钱严峻扭曲了的 人,我们嗤之以鼻。但细想一下,现实糊口中这种人也是实在具有的。 固执坦率的真脾气 ——鲁大海篇 鲁大海原型是曹禺先生结识的一位有思惟、有聪慧的工人。在《雷雨》里是 一个次要脚色, 曹禺先生在序里也很少提到他, 可是, 在整个剧中晴朗的氛围中, 能够说鲁大海是一个亮点,多多极少赐与了观众一点开阔爽朗的感受,感觉在如许的 糊口中总会有那么一点的但愿的。虽然鲁大海这一抽象的塑造不敷丰满,但作家 对他付与很大热情,这是表现作家社会抱负的抽象,并富有必然的代表意义。 从文章中鲁侍萍的话中, 我们能够得知, 鲁大海刚生下来就被母亲抱着投河, 侥幸地与母亲耻辱地活下来,饱尝了人世的疾苦。后来到了周家矿上唱工人,出 身的阶层和发展的情况, 使他看破了周朴园为了赔本什么都干得出来的赋性,对 本钱家的虚假丑恶有了深刻的认识, 他成了罢工工人的代表。 在和周朴园构和时, 他清醒地指出对方花钱收买少数败类的手法,无情地揭露了周朴园的各种罪恶, 不被仇敌开工的电报所棍骗, 直到看到复工合同上别的三个代表的签字,才晓得 那三个代表出卖了工人, 才晓得罢工被和粉碎。鲁大海顽强地同打手们“还 手”对打,大骂周家的人是一群强盗。在他间接坦城的话语之中,他的公理感表 露无遗,他的嫉恶如仇、与本钱家势不两立的性格也获得了很好的彰显。 总的来说,鲁大海是工人阶层的代表,是一个有思惟、有步履的年轻工人的形 象。他直爽、朴实但又思维清醒,有着阿谁时代人们少有的公理,虽然因为他 的斗争经验不足,有着冒失等弱点,考虑工作是也不是那么的周全,可是他敢做 敢当、敢于拼搏,通过他的斗争终究表现出了工人阶层大公至正和勇敢、顽强的 抵挡精力, 表示了中国无产阶层斗争到底的决心。 他所代表的工人阶层将是中国 无产阶层革命的前锋,他们是雷雨,是闪电,将要摧毁暗中没落的旧轨制。最初 《雷雨》中的那些人都扑灭了,他却走向本人应走的路 最无辜的受害者 ——四凤和周冲篇 周冲和四凤整部剧中最纯真, 最可爱的人,可是暗中的现实却破裂了他们所有的 梦,现实太残酷了,他们稚幼的肩膀底子无法负荷,四凤疯狂地跑了出去,周冲 紧追着四凤,成果两人同时触电生亡。两个年轻的生命像羽毛般悄悄飘飘地来, 悄悄飘飘地走,只留下人们嘴边的感喟?? 周冲从小糊口在敷裕的家庭里面,他具有着别人爱慕的优胜的物质前提,相较于 周萍,他还具有完整的父爱和母爱,糊口也从没给过他繁重地冲击,如斯他便不 任何人都有本钱去做好梦。在他的眼里,身边的所有人都那么夸姣,他躲在本人 的象牙塔中憧憬着:海??,天??,光明??,欢愉??,飞到一个真真清洁, 欢愉的处所,那里没有争论,没有虚假,没有不服等。 他有着年轻人的梦想病, 有着一切芳华策动期的青年人对现实的隔离。他需要现 实的铁锤来一次一次敲醒他的梦: 他本想分出本人的一半的膏火赞助四凤受教育的,但在喝药的那一场景下,他深 切感遭到父亲的威权覆盖下的家庭,于是他半吐半吞。他感应那么无力,那一刻 他像是隐约感遭到这个世界跟他的想象的不太一样。 在鲁贵家里,忍耐着鲁大海的傲慢,他发觉他和鲁大海之间有一道深深的鸿沟, 不是他情愿伸出手对方就会接管的。协调的公允的社会仿佛很渺远,他无法触碰 到。 对他来说,最大的冲击,该当是繁漪唤他出来阻遏周萍和四凤私奔的时候。他的 母亲,他最爱的母亲,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此时的她没有仁慈和聪慧,像是 一个疯狂的丝毫没有理智的疯妇。十七岁的少年对母亲的崇敬在霎时解体。四凤 也不是阿谁能和他在冬天的晚上,敞亮的海空,乘着白风帆向着无边的抱负航驶 去的伴侣。 他没有像母亲那样为恋爱痉挛地喊叫, 而是很有绅士风度地罢休: 不, 你把他带走吧,只需你能好好地对她。 他很纯真,他从没想过去危险任何人,他也从没有瞧不起任何人,他具有一颗玻 璃般通明的心。但每次的失望都是一只尖利的锥,他疾苦得感遭到现实的丑恶, 一种破灭的悲哀袭击他的心。 在四凤奔出去的时候,他也紧跟着跑了出去,可能是出于对四凤的关怀,但更多 的,我感觉是,该当对这个家庭感应沉闷梗塞,他想逃离这里,逃离一切。一阵 剧痛之后,他分开这个世界,带着深深的疑惑和可惜。 四凤糊口在相对的封锁的情况中,看惯了父亲的鄙陋好赌,在母亲那里懂得要做 人要天职,善待他人。她一方面看不起父亲的行为,可是另一方面责备哥哥“他 总仍是我们的父亲” 。 为了帮父亲还赌债,她进了周第宅,并与周萍相爱,一个十八岁少女的初恋,却 不计后果地献出了她的第一次。那是一名纯真,无邪的女子。傻傻的相信,周大 少爷对本人具有着恋爱,完全无视母亲的警告,也没有细想父亲言语中的提示, 一昧相信着本人的心上人,丝毫不曾想过,也许那只是有钱少爷的另一个游戏。 在阿谁时代下,一个失节的女子是被人鄙弃的,被人不齿的。她晓得本人所做的 工作为世俗不容,她害怕亲人的离弃,害怕一贫如洗:我哥哥瞧不起我,说我没 有志气,我母亲若是晓得了这件事,她必然恨我。哦,萍,没有你就没有我。我 父亲,我哥哥,我母亲,他们也许有一天会不睬我,你不成以或许的,你不成以或许的。 她死死地抓住周萍这个浮木, 能够说恋爱是她此时独一的救赎。在两性的交往过 程中, 她一直是一个仰视者的姿势, 把一切依靠在 “恋爱与矛盾的奴隶” 身份上, 但愿能逃离家庭的制裁。当她和周萍的丑事被揭露的时候,她惊骇极了,逃离了 家庭,以叛逆的孤单者的姿势和周萍出走。她悍然不顾地去爱,但当真让她去面 对责备和鄙夷的时候,她又表示出她的薄弱虚弱性。她并不是周冲眼中的天使,只是 一个普通的女人。 一个年轻的女子抱着对恋爱期许,这是再一般不外的希望,可是在残忍的作者的 笔下烟消云集。若是说恋爱是一种豪侈的话,那么这个年轻健康的少女,为它付 出的价格其实是过分繁重了。 四凤是一朵尚未绽放就渐渐干枯的梅花,她一直小 心翼翼却在所难免,事事隆重却终陷箍中。 与繁漪的对话中,我们能够看到这个少女分歧的一面,纯熟深厚,虚以委蛇。然 而,我们又有什么来由去非难她,恋爱对于哪一个少女来说,不是勾引心魂的致 命毒药呢? 自古以来,女人只是汉子的从属,她把一切给了周萍,若是周萍不克不及承担这个责 任,那么她就完全垮台了。所以,四凤晓得了她与周萍的关系,她完全解体了, 她最初的一根浮木也没有了, 她要独自一小我背上道德的负担,行走在孤单和唾 弃中。她没有勇气去承担,独一能做的就是以灭亡获得解脱。有时候,灭亡比活 着要容易良多。 。

  文档贡献者

  《雷雨》人物言语及性格...

  《雷雨》人物性格阐发

  雷雨人物性格矛盾阐发

  雷雨透辟阐发人物在全剧...

  析_雷雨_人物性格矛盾的...

  最具有雷雨_性格的人_蘩...

  谈_雷雨_人物性格的复杂...

  《雷雨》人物性格

  雷雨 透辟阐发人物在全剧...

  _雷雨_中人物抽象的塑造...

  《雷雨》优良课件

  雷雨(完整版)

  曹禺《雷雨》中周萍人物...

  《雷雨》ppt

(编辑:admin)
http://grupolotto.com/zc/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