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饰演的周冲--话剧雷雨人物周冲塑造分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3日

  会议PPT

  IT计较机

  建筑/情况

  法令/法学

  通信/电子

  研究生测验

  经济/商业/财会

  幼儿/小学教育

  办理/人力资本

  汽车/机械/制造

  医学/心理学

  资历/认证测验

  金融/证券

  文学/艺术/军事/汗青

  论文

  期刊/会论说文

  我扮演的周冲--话剧《雷雨》人物周冲塑造阐发

  4445 戏剧/之家/ HOME DRAMA 【戏剧研讨】 Xi Ju Yan Tao 当曾经同化的社会大情况呈现严重危机的时辰,受 到最大冲击的仍然是通俗公共。跟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灾 难性影响的深切,皮兰德娄的剧作,呈现出的精力窘境 日趋极重繁重。《亨利四世》(1922)是是皮兰德娄的最优 秀的代表剧作之一, 这部作品暗射了在法西斯主义日渐 凝重的时代布景下,求告无门的受难者被迫以“假面” 度人生的悲剧过程。戏剧描述一位绅士从青年到老年, 长达20 年的疯子生活生计。此剧是表示人与情况,人与他人 对立冲突最为激烈的作品。“亨利四世”终身以“假面” 作“真面”的悲剧,都为不成预测的外因所节制, 无可忍耐,决心奋起抵挡时,亦落入了险恶力量的魔爪,杀死情敌的价格,不是获得重生,而是继续被圈禁在疯 癫的假面之中。 在这部作品中,皮兰德娄反思了通俗人在面临强大 的险恶世界时,必然扑灭的悲剧命运。萨特在20 世纪 50 年代履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法国的“蒲月风暴”之 后,对人的自在选择的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在其文学 和文论创作的后期,经常切磋“际遇剧”,即人在奇特 的情况或者关系中,自在选择的限度及其后果。在20 纪的本钱主义社会中,人的自在不是无限度的,人的自在选择权力,也不是不证自明的“具有”。“亨利四世”20 年来无法脱节的假面人生,恰是荒唐的世界强加给他的 社会身份。人的自我认识、自在选择,在严格的政治背 景下,在遍及被废弛了的人际关系中,必定是薄弱虚弱无力的。 人的身份,不再由本人来客观认定,而是被外界强大的 力量所节制。 在萨特的中译本《他人就是地狱——萨特自在选择 论集》中,有多篇文章分解在特殊“际遇”中,人与他 人之间的冲突关系。在《他人就是地狱》、《论他人》、 《论人与人之间的欠亨明性》和《人是其可能的总和》 这些篇目中,萨特注释了形成人际关系冲突和废弛的成 因,并构成了一个出名的命题:“他人即地狱”。在皮 兰德娄戏剧创作的巅峰期间,最能表现他的艺术成绩的 是使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戏剧篇目《六个寻找作者的 剧中人》(1921),这部作品无论从内容仍是从形式来 看,其内涵都是最为丰硕复杂的。从小我价值的宣扬和 追索的角度来说,这部作品深刻的表现了“他人即地狱” 的人际关系命题。 《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是一出“鬼戏”,剧中 个魂灵,在争取和获得艺术“生命”的过程中,父亲、母亲、儿子、继女先后两次成为鬼魂,而男孩和小女孩, 则在现实和艺术世界里,先后3 次履历“灭亡”成为鬼 魂。剧作以荒唐的手法,意味性的展现了通俗人在邪恶 的保存情况中,几番在“灭亡”中求证“生命价值”的 悲惨人生。剧中由6 个家庭成员组合而成的重组家庭, 由于分歧的身份和洽处冲突,构成了势同水火的不克不及兼 容的人际关系。这个脚本中,6 个家庭成员中的“父亲”、 “继女”和“儿子”是自在意志的彰显者,而母亲、男孩、 小女孩,则是被剥夺了话语权的受难者。在他们的关系 网中,三个对立冲突的追求小我价值和意志实现的家庭 成员,每小我都站在本人的立场上,控告和责备其他成员, 互相熬煎的成果是导致了更多无辜的家庭成员不成挽回 的灾难命运。 皮兰德娄的戏剧,一方面通过个别的人物脚色,来 摸索现代社会中,夹缝中保存的小我的身份归属和价值 威严;另一个方面,从类型化的艺术群体来对艺术与人 生的关系,进行哲理思辨。寻求剧作家、戏剧作品、演员、 原型人物与事务、读者(观众)、剧场导演等各类群体 互相感化的关系网。皮兰德娄戏剧创作的年代,正与摄 影手艺和片子艺术的起步成长同步进行。在皮兰德娄的 小说和戏剧中,都对科技手段在艺术范畴中的使用前景, 及其对保守人工身手表达体例发生的要挟,折射在戏剧 舞台艺术能否将要消亡的主题下,进行了多样化的思虑。 在作家的创作论中,萨特一贯主意哲学文学该当以 “人”的价值为独一的立场,为战后灾难极重繁重的通俗人, 寻找安身的威严和保存的可能出路。强调作家自在创作 过程中的时代义务感,这些根基概念与皮兰德娄的创作 动机和人文关怀是分歧的。在《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 (1921)脚本及其“媒介”中,作家比力较着地倾向于 必定艺术作品本身的不朽性,在摸索文本脚色本身价值 时,对导演、舞台演员的感化,进行了评判,认为舞台 演员无法完全实在地再现脚本脚色的艺术生命价值。 《各行其是》(1924)中,偏重切磋观众与戏剧之间的关系。此剧中,作家的倾向性呈现游移,在第二幕观众 席中的戏剧原型人物代替了舞台演员,登台表演,然而“现 身说法”的表演,在“观众”的视角下,并未取得超越 舞台演员的功能结果,各类力量的争锋,最初未能得出 明白的结论,是一种思疑论式的表达。继而到后来的《今 晚我们即兴表演》(1930)中,继续对参与戏剧的各类 型群体的价值和功能进行阐发,在以前的根本上,偏重 必定梨园子弟在舞台特定的表演时段里的入戏和独立演 出的价值,对观众和原型人物对舞台表演结果的反馈作 用,也持必定的立场,可是比力较着地否认剧场导演的 指点价值。 从这三部作品来看,皮兰德娄在进行戏剧舞台改革 的过程中,履历了思疑论、价值判断的迷惑期,然则, 根基概念仍是脱节了不确定论,必定戏剧艺术各部门组 成类型的独立价值,同时强调各类型群体价值观的互相 影响和感化。可是在别的的几部作品中,皮兰德娄沿用 个别化的人物身份价值追随模式,对戏剧艺术的前途, 进行了理性的阐发。 在晚期的实在主义气概的剧作《西西里柠檬》(1910) 中,描述了一个女演员西娜马尔尼丝的身份变化,以 及与她慎密相关的母亲马尔塔和乡间的未婚夫米库乔之 间价值观念的裂变。西娜作为女歌手和演员,舞台生活生计 是改变她命运并给她带来财富和名望的主要路子。同样 是女演员,到了《寻找自我》(1932)中,女演员多娜塔简 琪,则沦入渐趋严峻的保存情况中。在舞台上她是个出 色的演员,遭到观众的强烈热闹追捧,可是却被现实世界摒弃。 在舞台之外,她找不到具有的价值和归属感。后来偶遇 埃利尼尔森,两人一见钟情并敏捷订亲,但不久之后 埃利由于认识了舞台上线 曹禺先生的作品《雷雨》是一部让人印象深刻的悲剧作品。作为河北省话剧院的演员,我加入了剧院的话 剧《雷雨》的排练,扮演周冲。 《雷雨》中的每小我物都有着明显的性格特点,让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周冲。周冲在整个作品中与剧中其 他使命个性判然不同,是作品中最让人怜悯的脚色。 周冲是向阳。他感动、热情、无邪、善良、孩子气、 富有怜悯心,是一个近乎完满的孩子。十七岁的他,很 年轻充满活力,与其他剧中人物对比明显。 第一次出场,周冲手拿网球拍,流着汗,给人阳光 的感受。他“四面望一望”像孩子一样,狡猾的同时又 先出芳华年少的气味。周冲最明显的特点就是纯挚。尤 其在母亲面前他会毫无顾虑。好比他对母亲说“我正有 很多话要对您说”;还有他告诉母亲他喜好四凤而且向 她求婚时,他的言语和动作都像一个撒娇的小孩子。 比拟母亲,周冲和哥哥一样怕父亲,但和父亲讲话时, 周冲措辞仍是率真的。好比父亲问“你母亲的气色比以 前怎样样”时,他会毫不犹疑地说:“母亲本来就没有病。” 但封建家长制的家庭中,周冲也有无法、胆寒。好比父 亲让他把药端给母亲喝时,他含着泪,手发颤地把药端 给母亲。 周冲作为一个贵族家庭的少爷,比拟父亲和哥哥的 冷酷与残酷,他有一颗善良的心和怜悯心,他有抵挡精力。 好比矿上工人事务,他敢于训斥父亲还协助鲁大海打抱 不服。再有他去拜访鲁大海家时表示出对鲁大海一家的 怜悯。他对四凤说:“今天我真感觉对不起你们”鲁大 海被矿上开出他对鲁大海说:“我感觉心里对你很抱愧 周冲的无邪、纯挚体此刻他那些夸姣的幻想。好比面临四凤他的那番话:“在无边的海上,有一条轻得像 海燕似的划子,在海风吹得紧,海上的空气闻得出有点腥, 有点咸的时候,白色的帆张得满满的,像一只鹰的同党 斜贴在海面上飞,飞,向着天边飞。”在如许一个繁重 的让人透不敷气的悲剧里他夸姣抱负,起到了调剂的作 用,也充实表现周冲纯挚的一面。 总之,周冲在这部剧里面必定是悲剧人物,他夸姣、 善良的性格恰好也是他致命的弱点,在话剧尾声,周冲 跑出去追四凤,却触电而亡。他对四凤从头至尾的付出, 最初为其而亡的结局在这部悲剧里起到了画龙点睛的效 果。也给这部话剧染上一层更稠密的悲剧色彩。 我扮演的周冲——话剧《雷雨》人物周冲塑造阐发 (河北省线)

  我扮演的周冲话剧《雷雨》人物周冲塑造阐发

(编辑:admin)
http://grupolotto.com/zc/498/